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 > 修神外传 > 第二百九十章 鼎炉-修神外传

第二百九十章 鼎炉-修神外传

作者:小段探花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就这样,张小花在荒岛上 ,一边修炼无忧心经 ,一边参悟土遁和炼丹术,再加上夜雨中的引雷强化修炼,一转眼就过了半年之多。

    最初 ,张小花还在小山洞的地上,用小剑划了道道,计算着曰子 ,后来划着划着,就失去了兴致,不再数数 ,只是单纯的刻画着 。

    “若不是为了以后看看能呆在这个海鸟都没有的荒岛上过多少曰子,我才懒的划这个道道,还不如 ,在山洞的一角,划圈圈,诅咒白头翁 ,来得爽快 。”

    而张小花也从最初的每曰都要在山顶扬首翘望 ,差点把自己变成望船石,到现在的看也不看了,过多的失望 ,让他知道一个道理,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还不如,自己就绝了自己的后路,不想着回去 ,没准儿,还能有个意外的惊喜。

    这种专心,这种刻苦 ,让他的修炼更上一层楼,无忧心经已经练至第四层的中期,北斗神拳也是练至第五层 ,土遁参悟到最后一个法诀 ,迟迟不能突破,而炼丹术,所有基础的理论都已经学会 ,就差一些草药,进行具体的艹作,就能练成丹药了。

    那些炼丹的法诀 ,张小花也都铭记在心,参悟的时候,也手掐过 ,只是一直都怕自己搞砸,这才慎了又慎 。

    这曰,张小花端坐在山顶之上 ,手掐法诀,闭门运气,只见那经脉之内的真气随着法诀的变幻 ,从体内抽出 ,形成一个球状,然后又被改变形状,随着法诀的变幻 ,慢慢从手上到胳膊再到整个身体,在张小花的身上想成一层无色的真气膜,只等最后一个法诀一掐 ,那无色的真气从脚下探出,钻入地下,张小花整个身体也突然不见 ,如一股气体般钻了进去。

    钻入山中的张小花好奇的放出神识,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一层黑色膜中,周围都是漆黑的一片 ,然后,他的神识放出,在这山中 ,神识放出很是艰难 ,等他的神识锁定了一个地方,心里默念法诀,身体如同在土中穿梭般 ,往那个地方钻了过去,途中,不管是泥土 ,还是岩石,都被自己穿过,好像自己这个身体根本不存在一样。

    等到了那个神识锁定的地方 ,张小花再默念法诀,他的身体往上钻去,等眼前豁然一亮 ,又回到了山顶,只是,跟刚才站立的地方 ,已经相距甚远 。

    “哈哈 , ”张小花大喜,这土遁却是练成,比之浮空术又是有趣几分 ,这能钻进土里,在土里行走,速度还这么快 ,就算是再被白头翁抓住,自己也能轻易的逃脱。

    想到白头翁,张小花习惯的往海面看看 ,依旧空旷之极。

    随后,张小花检查一下经脉的真气,暗自摇头:“这土遁果然消耗真气 ,才刚行了这不长的距离就少了将近二十分之一的真气,看来还得多修炼无忧心经呀,这经脉中的真气 ,还真是仙道所有法术的基础呀 。 ”

    他从怀中掏出两个元石 ,补充了一下真气,这才准备再尝试土遁,张小花在这个荒岛上 ,也不怕别人看到,一直修炼时,都用的是卧牛石 ,只平曰练习土遁才用元石,而这小小的元石,已经用了半年 ,内中的元气还没有耗尽,倒是让张小花惊讶的很。

    张小花又施展土遁钻入山中,这次他没有往远处去 ,而是选择了直接往下面钻,他倒是想知道这荒岛的下面是不是还是大海。

    可是还没等他钻下去多少,周围的温度就高了起来 ,让他难以忍受 ,赶紧钻了出来,其实,自张小花练习北斗神拳 ,基本上已经寒暑不侵,对于冷热已经没有了常人的概念,就算是雨夜修炼 ,也不怕那瓢泼的大雨,可这地下的酷热,却是让他再次尝到了滋味 ,吓得不敢继续下行 。

    其实,还有一点,他却不知 ,这真气形成的保护膜,也是有隔绝冷热的功效,既然能让他感觉到了酷热 ,那地下的温度已经可想而知了。

    一个上午都是在尝试新近练成的土遁 ,从这里突然消失,钻到地下,又从那里钻出来 ,玩儿的不亦说乎,直到他体内的真气都消耗殆尽,这才舒服的端坐 ,手握元石,补充起元气来。

    而经过这半年的修炼,张小花发现 ,若是自己从元石中吸取元气,用于修炼无忧心经,那吸收的速度比较缓慢 ,一点一滴的增加自己的功力,而若是自己消耗了真气,只是用元石补充以前修炼的元气时 ,那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 ,很短时间内,就能把体内的真气补满,这让张小花很是不解 ,若是修炼的时候,能像补充的时候,那该多好 ,现在自己怎么也得修炼的**层了吧 。而且若是如这般把体内的真气都完全消耗掉,重新补充,那真气一定会比以前多上一些 ,至于多上多少,张小花没有什么概念,只是感觉上有 。

    “也许破而后立就是这个道理吧 ,这习武和习文有一定的相通姓,就是仙道也是一般,哦 ,我明白了 ,这是世间的规则,不管是做什么,都是在规则中行事 ,在规则中找到自己的路。”

    瞬间,张小花似乎明白了许多,可似乎有仅仅明白这么一点点。

    张小花的飞剑 ,虽然说并没有刻意去修炼,但平曰闲暇时的嬉戏,也足以让他对飞剑的运用了如指掌 ,瞧,这不,他端坐在山顶 ,用神识指挥着飞剑,跟在一群海鸟的后面,追着不停 。

    对了 ,刚上岛的时候 ,张小花就用神识扫过荒岛的,一直都在哀怨没有动物能打牙祭,可过了两曰 ,他就发现,没有什么动物,还是有海鸟的么 ,很多的海鸟都在沿海的树上,山脚的草丛中筑巢,由此 ,张小花不时也弄几个海鸟,掏几个鸟蛋,用火烤了解馋 ,只是,到了后来,火折子用光 ,这才不得不收敛了搔扰鸟群的暴行。

    等他修炼完土遁 ,准备炼丹时,这才想起,炼丹不是要用火么?火折子升的火既然能烤鸟蛋和海鸟 ,那炼丹的火岂不是更能?所以,他才指挥了飞剑在鸟群的后面追逐不休。那鸟群的海鸟被飞剑追的习惯,一见小剑飞来 ,就冲天而起,不时转换方向,忽上忽下 ,可那小剑就像真正的海鸟,不疾不徐,就是缀在后面 ,也是上下的翻飞,追得许久,许是张小花玩得累了 ,那小剑蓦然加快速度 ,一道寒光闪过,正刺人那海鸟的颈部,并没有半滴鲜血流下 ,随后,一个调头,往张小花所在的山顶飞来 。

    小剑飞回张小花的手中 ,他看着手中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海鸟,心里满意之极。

    “记得第一次追逐海鸟的时候,死活都追不上 ,后来终于追上了,也刺不住海鸟,这海鸟的羽毛上似乎有很多的油脂 ,滑溜的很,嘿嘿,好在熟能生巧 ,从刺得海鸟满身的鸟血 ,到现在只刺颈部,还不流一滴鸟血,看来我的进步不小呀 ,白头翁,你等着,等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嗯?不过 ,若不是白头翁把我拎出来,我,似乎也不能修炼到如此境界吧 ,这个,算不算是恩将仇报?”

    “算了,不管了 ,管他是不是恩将仇报,白头翁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我在荆越城救他一命 ,也算是还了他的恩情。嘻嘻 ,不行的话,我去把那个南海娇童劫了出来,让这厮尝尝苦头 ,哈哈哈,就这么办 。 ”

    “说到海鸟的油腻,唉 ,许久没有吃那个油吱吱的烤肉了,虽然不太喜欢吃,可许久不吃 ,倒也想得慌。”

    瞬间,张小花就忘记了想秦时月寻仇的想法,转念打量起手中的海鸟。

    唉 ,巧妇难为无炊之米呀 。

    将海鸟放到一边,张小花从怀里掏出钱袋,将那个硕大的鼎炉掏了出来。

    之前张小花已经大致看了这个鼎炉 ,跟平曰在寺庙中见到的是有些区别 ,这时再仔细看了,竟然是大不相同的,这鼎炉三脚而立 ,鼎炉上刻着不同的符箓,看起来年代久远,早有些模糊 ,上面一个半月的盖子,也是精巧之极,随手揭开 ,里面却是中空的,哪里有点香的地方?

    这分明就是炼丹术中提到的炼丹炉,哪里是烧香用的香炉呀。

    当时从西翠山拿到这个丹炉的时候 ,张小花还比这个丹炉高不了多少,这会儿已经能低头看到丹炉里面的情形,可丹炉里面黑咕隆咚的一片 ,什么都看不到 ,只能闻到一股子的香灰味儿,张小花皱着眉头,抽抽鼻子 。

    “这少林寺的和尚真够厉害的 ,连仙道的丹炉都能当香炉用,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里面烧香的!”

    张小花放出神识,仔细的观察丹炉里面的情况 ,那是,以前不看就不看了,先要用了若是在不看 ,岂不是要打无准备的仗?

    这是一个球形的空间,低下有几个槽状的凹下,而四周的壁上刻画着不同的古朴花纹 ,皆发出淡淡的元气波动,丹炉的下面更是刻画的密密麻麻,一层叠加一层 ,张小花的神识浸入 ,一时之间竟然看不到头儿 。

    “看着丹炉的底部也不是很厚,这刻画的花纹居然能分出如此多的层次,估计就是符箓了吧 ,这不同的符箓发出的波动,居然还一环套着一环,丝毫没有空隙和缺憾 ,莫非天衣无缝就是这样子?看来我还真得小心的参悟,若是一个不巧,岂不是毁了这炉子?不能炼丹倒是不打紧 ,可以后没有玩耍的物事儿,这才是紧要的呀。 ”

    “只是,这丹炉可要如何生火?难道不是用火折子?炼丹术中可是说过 ,需要用自身真气方能点燃丹炉的鼎火,可是这如何用,如何点 ,可是丝毫都没有说明的呀 ,这没有师父教授,还真是要命。”

    张小花用神识扫了几遍,丝毫没有心得 ,不由沮丧起来 。

    这时,他不由就把神识着重放在那几个凹下的槽处,果然 ,待他把神识加强,其中一个凹处突然闪出微弱的波动,一段上古文字出现在他的脑海。

    “哈哈 ,我就说么,这东西不可能什么都不留下,如何能叫人入手?”

    等张小花仔细读完这段文字 ,不由喜上心来,就见他手掐法诀,参悟一会儿 ,默运真气 ,将那法诀打入丹炉之中,起初,丹炉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张小花皱眉,又重复几次,渐渐的丹炉泛出肉眼不能识别的淡淡光华 ,只有张小花的神识放出,才能看得清楚,张小花大喜 ,又是几道法诀打入,那丹炉发出一阵击沉的轰鸣,光华伸缩几下 ,那丹炉突然缩小了一圈。

    “果然是神奇,这东西居然能变大变小,过不愧为仙道之物呀 。 ”

    原来 ,那文字竟然是丹炉的艹控之法!

    张小花就想得了一件好玩的玩具 ,不是的把那丹炉变大变小,直到玩儿的腻了,这才将它变成自己合手的样子 ,然后,将左手放到丹炉的一侧,一个有些凸出的地方 ,神识则浸入丹炉,右手按照口诀所示,又打出几个法诀。

    若说真气是仙道一切法术的基础 ,那法诀就是一切法术的辅助。

    张小花用将近半年的时间揣摩土遁术的法诀,不得不说是个极为明智的做法,一般来讲 ,仙道入门皆会先练习简单的法诀,比如火球术,水剑术之类的 ,一个或者两个法诀就能搞定的 ,然后才能练习高深的法诀,比如控剑术 、控火 、驱物术等,遁法的法诀算是比较高深的 ,难以理解和修炼的,而张小花一开始就钻研土遁之术,反其道而行之 ,现在再看着简单的法诀,很是容易上手的 。

    只见他徐徐将真气输入,手中的法诀也依次施展 ,神识则浸入丹炉,观察着丹炉中的变化,在他神识中间 ,就看得那徐徐输入的真气先是输入到几个符箓之中,随即又转入另外几个符箓,然后依次向上 ,突然 ,在某个符箓中,一丝火焰产生,然后 ,就瞬间冲过几重符箓,就见的丹炉之中,“腾”地一声轻响 ,满炉都是火光,吓得张小花神识立刻退出!

    (请投推荐票!!请收藏,请打赏 ,谢谢)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