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问答 > 已婚男动情后反而远离克制 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

已婚男动情后反而远离克制 为什么男生都想睡前任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见冷轻云面色有些不自然,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九儿 ,你笑什么这么开心?”

南锦落向她走来,茗儿回过头,眉梢的笑意还没收好 ,她指了指冷轻云,接着道了句:“你怎么来了? ”

“一个人很无聊啊!我可是很期待你今晚做的饭呐!”

一句话又让茗儿郁闷了,她看着已经走到她身边的南锦落只想倾诉 ,又发现他此刻给人的感觉有些冷,好像是找茬来了。

“将军近日怎么总来皇宫?已经换去一名美人,该不是连丫环也要换去吧?

南锦落直面着冷轻云 ,话语里满是挑衅,茗儿扯了扯他的衣角,然后用眼神示意着什么 ,冷轻云见状 ,刚蹿出的怒气收了些,只道:“身子好些了吗?”

这冷轻云是怎么回事?面对我的不怀好意竟只是这样的反应吗?若是平常,不早就打起来了?南锦落狐疑的目光看向茗儿 ,他们?

“我没事,让大家操心了。 ”

“没事就好,家里人我会照顾 。”

想起颜夫人的病 ,茗儿有些担心,“多去陪陪他们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喂!你们俩不要忽视我行不行啊?我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这里呢! ”

茗儿与冷轻云相视而笑 ,南锦落忙挡在茗儿身前,如同护着一件宝贝般,“冷大将军你不要随便笑!僵硬死了!九儿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丫环 ,你以后不可以时常来见她!”

冷轻云白了南锦落一眼,伸手就将南锦落推去一边,“你受的委屈我都帮你讨回来。”说罢 ,也不理南锦落在后面的大吼大叫飞身消失 。

“九儿 ,你是不是喜欢他? ”南锦落着急问道,茗儿怔怔看着冷轻云消失的背影,白了南锦落一眼 ,转过头去不打理他。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都泛光了!他有什么好?整天摆着一副臭脸,你看看我,我可是……”

“南锦落。”

南锦落心里一喜 ,赶紧应声 。

“你废话真多! ”

说完茗儿便向御书房走去,紧跟在她身边的南锦落还大道理一堆,直到见了南锦?才住嘴。

她看着他们 ,觉得气氛怎么都不对了!

此时光华殿传出一声惨叫,传到御书房时茗儿与南锦落默契的相视偷笑,见南锦?不出声 ,谁也没打算提。

侍卫赶去的时候只看见皇后吓得跪在地上,头上的凤冠落得七零八碎,几只癞蛤蟆在那堆繁华的珍珠翡翠里张着嘴 ,瞪着圆鼓鼓的眼睛叫得欢 ,一欢欣便跃到了皇后身上,房间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不断,乱做一团 。

众人只见到一名蒙面男子夺走皇后一直珍藏的宝贝便不见了 ,速度与眨眼相及。

御书房里有着浓厚的火药味,而茗儿的眼里更是暗藏玄机,她打量着房间里的两个大男人 ,听他们的对话总觉得有另一层意味。

“朕最后说一遍,尤尚书之女与你的婚事将近! ”

南锦?的声音加大,南锦落依旧固执的回应:“臣弟说很多遍还是一样的结果 ,臣弟现已心有所属,就算所有人都不赞同也非她不可!”

说完,南锦落向茗儿看去 ,茗儿很同情的与他对视,在心里暗暗叹息着:是因为知道两个人不可能才急着赐婚以断念想吧?

“你想抗旨?”

“在所不惜! ”

“南锦落!”

“臣弟的心意已经表达明确,还请皇兄收回成命 。”

隔了会儿两个人没有声音 ,南锦?清冷的斜了茗儿一眼 ,茗儿忙低下头免得惹祸上身,只听他不带感情的声音道出:“去慢声阁思过,想清楚了再出来! ”

“皇兄!”

“现在去!”

茗儿吓得一颤 ,她看着不情愿的南锦落微微点头,今晚一定会偷偷去看他的!见他的面上突然有了笑意,也冲着她点头 ,竟是脚步轻快的离开 。

御书房门口有个不安分的身影来回走动,茗儿出来后半天不敢进去――刚才南锦落走后南锦?心情一直不好,她能看出他的心烦意乱 ,连批改奏折都心不在焉。

抬头只看见宣城染朝她走来,她来不及躲,刚背了身去肩上就有力气抓着 ,拖住她往空地上走。

“为什么躲着我? ”面对他的质问茗儿只看着地面,专注玩手指 。

“茗儿!”他按着她的肩膀,声音里带有几分怒气 ,而茗儿则欠扁的就是不回话不抬头 ,“你一直就知道我的心意,不要躲着我,不要因为失去记忆就躲着我 ,!你脑子里的空白由我帮你填补!”

他将她紧紧的抱着,茗儿的身子有些发抖,连挣扎都没了力气――如果颜茗儿与他真心相爱 ,她又怎能敷衍了事?

宣城染突然松开了一直抱着她的手,她抬头看着他,见他往她的身后看她也跟着回头 ,这一看吓得她心一哆嗦,如做了坏事般慌忙将宣城染握着她的手抽了回来。

南锦?正站在窗前看着他们,似笑非笑的一直看着 ,却更让人寒栗。

“我……我先进去了 。 ”茗儿向御书房跑去,她站在门口,感觉身后凝视着她的那双眼睛一直没有移开 ,她不敢回头 ,要推门走进就更是不敢了!

“九儿。”

过了会儿南锦?平静的声音响起,“在!”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应,头皮发麻的推开门 ,才进去就心虚的解释:“奴婢与小王爷什么关系也没有,奴…… ”

“朕没兴趣。 ”

“嗯?”

“朕一点兴趣也没有!”

茗儿抬起头又吓了一跳,南锦?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前 ,厉声重复了一遍 。

没兴趣就没兴趣,吼什么吼?!她在心里嘟哝。自己瞎解释什么啊!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嘛!

两人安静了会儿便有下人来说御膳房一切都已准备妥当,见南锦?的臭脸色茗儿也不敢推脱 ,跟着默不作声的他走。

经过御花园时茗儿被开得娇艳的花儿吸引住了目光,几名丫环正在浇水,她偷偷的与她们挥手打招呼 ,这个皇宫的丫环她差不多混熟了!

而不等茗儿再兴奋多久,南锦?加大步子走得急,尽显王者的威严 ,她需小跑才跟得上 ,她不时探究着那个有些异常之人的背影,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

他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她 ,茗儿忙低下头停住脚步,有些慌的往后退了几步,四周没有其他人 ,他不会因为心情不好把她当玩具撕着解闷吧?

“你与…… ”南锦?垂下眼看着离他远远的茗儿,话锋一转恶狠狠地说着:“饿死了,还不快去做饭?”

“不是正在去吗?”茗儿小心的回话 ,见南锦?的脸色赶紧答了声“奴婢遵命 ”便朝前跑。

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南锦?拉着她往后甩,接着手一松 ,茗儿踉跄着倒地,脚踝处传来的疼痛,她轻揉着脚脖子 ,抬头看着南锦? ,委屈的目光里含着愤怒。

“你活腻了?敢走朕前面?”他霸道出声,一些不自在闪过心间 。

“你到底要怎样啊?”站稳后的茗儿一吼,她何曾这么低声下气过?该如何面对宣城染她就没有任何思绪 ,接下来要做饭还关系到苑儿的恩宠,这个自以为是的皇帝闲得天天以找她的茬为乐趣,她到底找谁惹谁了?穿越不知道安排个好一点的地方啊?哪怕是去母系氏族也比这什么破蓝国的强千万倍啊!!!

“你是皇帝你了不起 ,我是丫环就活该受你欺负啊?人人平等你不懂啊?走你后面嫌我慢,走你前面又错了规矩,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啊?我已经很努力在适应了 ,已经很努力让自己接受这一切了,你要是这么不满,杀了我不就好了?! ”

她越说越激动 ,越说越伤心,声音中满是委屈与沙哑,眼泪很不争气的落下 ,想将眼泪擦去 ,脸上有种温暖比她先一步――南锦?拿着绸缎手绢正给她慢慢的擦眼泪,动作又优雅又温柔,她赌气的打开 ,一只温暖的大手握着她不听话的手,继续为她擦泪 。

本还有些感动到,而看着他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茗儿更是生气了!

“朕怎么舍得杀你?”南锦?凌厉的眼神柔了几分,转眼水又结成了冰,“走吧 ,别以为掉几滴泪就可以偷懒。”

说完,他将她手里的泪也擦去,牵着她缓缓往前走 ,夕阳照红了他们的身影,整座皇宫都变得暖暖的,琉璃瓦片上带着一抹沉醉的红 ,透着美妙的幸福感。

御膳房外围了一圈人 ,南锦?如此任着性子做事还是头一回――他占用了整个御膳房 。

茗儿手拿着锅铲比划了两下,这里就只有他们俩,虽然不是第一次独处了 ,可这次却觉得无比的奇怪――南锦?就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

“皇上你不怕油烟啊? ”她不自在的问着。

“不怕 。”

“皇上你站着不累啊?”

“不累。 ”

“那、皇上你要不要出去透透气啊? ”

“不要。”

为了打破尴尬茗儿没话找话,而南锦?不配合,每次回答完之后突兀的寂静让茗儿只能用力翻动手里的锅铲敲出声音 ,她低着头,这样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 。

“焦了吧?”

“啊? ”她抬头看着他,紧接着便闻到一股烤糊的味道 ,再一低头,妈呀!

将锅铲一扔,她顺手抄起边上的水往锅里倒 ,这一倒不打紧,锅里燃起的火苗“噌噌噌”往外冒,她呆呆站在那 ,连躲都忘了。

“笨。”手心传来熟悉的温度 ,茗儿看着南锦?,无意识得被他拉出去,目光一直在手上没有移开 。

“去灭火。 ”

随着南锦?一声吩咐屋里一片混乱 ,屋外只有她和他安静的站在那儿。南锦?再次拿出手帕,把她熏黑的脸擦干净,茗儿紧张的低下头 ,一颗心狂跳着,惊魂未定 。

“怎么,吓到了?”

慌乱的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她不甘示弱看着他:“这是失误,我平常不这样的!”

听着她逞强的话语南锦?又觉得好气又好笑,眸中温柔渐渐晕开 ,“还是颜美人做饭好吃啊! ”

见他一脸回味的表情茗儿有些着急,堵在他想离开的路前急迫的说道:“皇上,颜美人她……”

“算了 ,还是让御厨做吧 。”

不知为何茗儿竟觉得他的声音里有着让人不忍的失望 ,她低着声音:“如果……如果皇上愿意的话,奴婢煮面给你吃吧? ”

“你让朕吃面?”

她白了他一眼,自己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那句话 ,他还嫌弃上了?

“不吃就不吃,我还不想做呢!”

“朕没说不吃! ”南锦?喊出的声音有些拘谨,或许是刚遇到火的缘故 ,他的脸颊还有些发红。

茗儿一笑,煞有其事的看向南锦?,心中渐渐高兴起来 ,调皮的模样尽显可爱,“还是让御厨做吧?皇上怎么能吃面呢? ”

南锦?眸中的笑意突然尽失,瞪了她一眼 ,茗儿再也不敢调皮,乖乖的进去煮面。

清冷的月光下,点灯奴们点着灯笼继续忙碌着 ,将整座皇宫照得像灯会一样璀璨明丽 ,在这样一个清冷又热闹的夜晚里,南锦?站在屋顶,精致的华服在风中有如张扬的旗帜 ,温柔的眼神望着皇宫的一角,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

茗儿端了碗热气腾腾的面走去凉亭,她找了半天也不见南锦?的人影 ,心里有些说不明白的情感传来,眼神黯淡了下去,直到听见他喊她一声 ,眸中的神采转瞬又恢复了过来。

“那个……”

一个身影飞下将她罩住,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屋顶,她一双手端着面不敢乱动 ,脚在瑟瑟发抖软得没有力气,小心翼翼地看一眼下面,赶紧将眼睛闭上 ,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整座皇宫都亮了起来 ,不时有拿着灯笼的宫女在宫中匆匆走着,一些萤火虫也跟着出来热闹,星星点点的 。

南锦?端正的在屋檐上坐着 ,身边放了一碗面,他怀里的茗儿有些颤抖,说出的话更是带着喘息:“下 、下去吧 ,我恐高!”

“别乱动。 ”

“会、会、会……害怕啊!”茗儿脚一滑,腰间的力气紧了些,而她的手很不解风情的死死抱着南锦?的脚――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九儿 ,朕不会杀你,不要怕朕。”

“你放我下去我就不怕了! ”南锦?温柔一笑,茗儿慌着抬头 ,想挣脱的手反被他握住,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俩个人乱了方寸的心跳 。

……

茗儿像个小偷般左顾右盼 ,刚刚南锦?一直与她保持着能够触到彼此呼吸的暧昧姿势 ,她不敢问为什么,而他也不解释,弄得她到现在还头昏脑胀 ,完全没有思考能力!

“九儿,你来了!”

站在慢声阁门口的南锦落额上有一层密密的汗水,见茗儿来了焦急的神色换成单纯的笑 ,月色下的他收起了平时的玩世不恭,多了一份认真的温柔,他将茗儿送来的两大碗面接过放在桌上 ,两人对视一秒后便狼吞虎咽起来。

刚刚的心一直狂跳,现在才稍微平复了点儿,在那样一个人怀里待着又不敢反抗 ,她可是耗费了好多精气神,现在都快饿死了!

她边吃面还不忘边抱怨,南锦落不时夸赞她手艺好 ,眼里的情愫溢满 ,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九儿,我不会妥协的 ,我……”

“锦落!我们是朋友,我当然会一直支持你! ”

茗儿微笑的将手抽回来,低着头继续吃面 ,南锦落的身子一僵,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的手在桌子上没有抽回 ,显得那么孤单与无力,呆呆的重复了声:“朋友?”

“九儿,我喜……”

“你怎么都不吃啊?太不给面子了吧?好歹是我亲自做的 ,也不是很难吃嘛! ”茗儿撅着嘴,她的眼神始终没在南锦落身上停留,盯着那碗面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南锦落的手渐渐握成一个拳头 ,盯着不肯抬头的茗儿 ,他笑了一下,眼里却没有笑意,更找不到开心的影子 ,将手收了回来,再次想吃那碗面的时候,只觉得难以下咽 。

茗儿找了一大堆笑话来逗南锦落开心 ,他也很配合的跟着她一起笑,只是那笑容里的哀伤总不被人当回事,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慢声阁留下一声微弱的叹息。

他坐在门口任月光照在他孤独的心灵上,看着那早就没了影的地方,痴痴道:“如果我的喜欢会让你有负担 ,我愿意等。”

躲在大树背后的茗儿低头看着地面,月光下的她眼神闪烁不定,背靠着树在心里说了声“对不起” 。那可笑的同性恋之谈早就被她否定 ,她也感觉到南锦落对她的爱慕 ,只是,她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去接受一份感情――用颜茗儿的身份,她不敢去爱一个人 。

她是高筱慧 ,不是颜茗儿。

茗儿一大早起来就忙东忙西的,比往日有激情得多,皇宫里来往的人也多了起来 ,不再似平常那般死气沉沉。

今天正是半个月的期限,一想到等会儿苑儿就能离开皇宫她几次都情不自禁偷笑出了声,不过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亲自去看看她才行!

“茗儿! ”

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迅速窜出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而几乎是同时 ,一个厚重的胸膛将她推去宫墙上,霸道的撬开她的嘴,舌头在她的口腔里贪婪的寻觅着让人沉迷的滋味 ,她睁大眼还没来得及有反应 ,突然觉得一痛――嘴唇被狠狠的咬了一口,血腥味泛进她的口腔里,让她当场石化 。

“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 ”

她捂住嘴 ,呆呆的看着他,好像是不认识他似的。

口腔里还存留着他的气息,而他的身影高大 ,站在她的面前好像是要逼迫她投降,狠狠的,语气里含着霸道的命令与嫉妒:“我不许你再做丫环 ,再不离开他我不保证我会用什么方法得到你!”

“宣城染!”茗儿狠狠将他推开,再也不要看他,也带着气愤加命令的口吻说:“我不走 ,不走就是不走!还有,在皇宫里不要再叫我茗儿,被人听到了你要我全家都因为我被抄斩吗?我现在是九儿 ,请你以后都叫我九儿! ”

她决然的转过身 ,而背对那刻,脸上写满了忧伤,眼里透出不曾有过的惆怅与彷徨 ,消瘦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单,她一个人往前走着,让人心疼。

“九儿 。”

那只熟悉又温暖的手握了过来 ,茗儿将手迅速的抽回去,回头深深看了宣城染一眼,明眸流盼 ,眼里的泪终究没有落下,她有点伤心,有些愧疚 ,更多的 、是坚定。

“我不知道颜茗儿是不是爱你,可我,爱的不是你。”

宣城染呆呆的站在那里 ,他的手已经被她推开了 ,再也没有抬手的力气去握住心爱之人的手,他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好像一千年前就站在那里 ,还准备继续站一千年一般,而她,颜茗儿 ,早已和他在时间上,错过了 。

从此以后,他眼前的这个人会如一把温柔刺在他胸口的匕首 ,只需一动就会痛,他不知道他的心会痛多久――他可以不计较任何为她做一切,却不能听她这么直白的拒绝。周围的美景在他眼里索然无味了 ,他只觉得全身发冷,无法思考。

宫中的传言已经让他那么不安,看着要走的茗儿 ,他唯一的意识就是拉住她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将他的手重重的推开――南锦落冷冷的看着宣城染 ,脸色严肃又高高在上,向来玩世不恭的他多了几分成熟,他们对峙着 ,仇视的火苗暗暗生了起来。

“不许再缠着她! ”

“你让开!”

“锦落。”

茗儿轻声一喊,她看着同时注视着她的两个男人,整个人瞬间没了精神 ,就连说话都变得费力 。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 ”

她转身向苑儿那走去,脚步由慢变急,她现在有好多问题要处理 ,可她的心却是空的。

“我们打赌,九儿一定是我的!”

看着要离开的宣城染南锦落着急一喊,打赌是他惯用的方式 ,而此刻,他从宣城染的目光里看到了鄙夷的神色。

“我从不拿自己爱的人堵 。”

说完宣城染就沉着脸离开,南锦落低下头 ,他手里原是把玩的石子化成灰落在地上 ,头上微微的冒着汗,整个人有种苍白与颓废的感觉,他站了一会儿 ,也默默的离开了。

不远处的大树后面闪现一抹清丽的身影,她似乎在那儿很久了,望着从不同方向离开的三个人 ,嘴角斜起一抹绝然的笑,转身向皇宫深处走去。

整座皇宫沉浸在喜庆的乐舞声中,夜光杯配着美酒 ,每个人脸上都有些微醺的醉意,茗儿看着翩翩起舞的苑儿,一颗心提在嗓子口 ,再看向颜老爷与冷轻云,他们更是一筹莫展 。

刚才皇后不知在搞什么名堂,竟提议叫颜美人来起舞助兴 ,而南锦?也很赞同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茗儿一时半会儿根本找不出解决的办法。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