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盛唐风月 > 第三百三十章 造势!_盛唐风月

第三百三十章 造势!_盛唐风月

作者:府天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安国女道士观中静当匆匆赶来的金仙公主见妹妹一身盛显然是要就此进她不禁暗自叹随即立时快步上前说道:“元不可鲁莽”

    “阿王郎当初贬济州司户参倒是还有罪如今杜十九郎不过是为姜皎说了一句公道竟然要被贬到岭南那种极恶之地你还要我不得鲁莽? ”

    玉真公主一时柳眉倒竟是怒不可遏:“别说姜皎必然是有人构就算他真的泄露御杜十九郎封还制书的话说错了?当死则应流则用得着笞辱大伤了阿兄作为天子的圣明?他如今盛怒之际听不见忠事后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听到玉真公主急怒之竟是口不择直接指摘起了李隆金仙公主不禁心中大又是庆幸自己把闲杂人等都留在了外又是暗叹外间是霍清看不虞这些话被有心人听去。 然她在言辞上本就不是玉真公主的对这会儿只能目视之前规劝过自己的王期冀她来帮自己拦住玉真公主 。

    面对金仙公主那目王容便强自镇定心上前说道:“观圣人因楚国公的案子迁怒直言劝谏的杜郎甚至要把人贬到岭南恶消息一旦传必然不单单只有观主惊怒。杜郎君从前便是胆色无双忠直清正的朝中上下人尽皆他进直言反遭贬朝中大臣即便能够坐视楚国公之却必然不会坐视他进言中肯反遭池鱼之殃。观主倘若就此进宫陈反而会令他大公之举变成挟届时反而更加不利”

    “嗯? ”玉真公主此刻也正在气头见劝自己的竟是王她不禁冷笑“莫非就因为你家和他有些不此刻便要阻我进言相救?”

    倘若有她也恨不得玉真公主和金仙公主立时赶入宫求情相救

    王容在心里转着这么一个念想到杜士仪的封还制书事先没有半点风也不知道多少人正处在惊愕之她便深深吸了一口在玉真公主犀利如刀的责问目光反而坦然又上前了一步:“观主请恕我无此前王郎君因事被观主和尊师一道入宫求结果如何?”

    闻听此不但金仙公主花容微玉真公主更是一张脸如同白纸一般惨白无神 。这时王容方才屈膝下拜道:“观主和尊师是跳出俗世的平日专心道偶尔相交文人雅超然物外不染尘因而陛下深加优可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因外人之事在御前抗陛下看待观主和尊便会等同于寻常因为一己之私而闹到御前的金枝玉叶。更何杜十九郎往昔有必会事先知会甚至于径直求而今可有只言片语否? ”

    见王容连番话语说得玉真公主渐渐怔忡犹金仙公主一时如释重一面赞赏地冲着王容点了点一面就势扶着妹妹坐了下随即又轻声规劝道:“元就连高力士都给咱们捎了他是阿兄身边形影不离的如此不是单单向我们卖也是因为看好杜十九郎。

    以往阿兄一怒之下喊打喊杀也不是没有过事到临头收回成命的例就如玉曜说的这宋憬对杜十九郎异常看焉知不会上书替他辩白?源乾曜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他门下省的左拾遗这样被张嘉贞摆布?还有其他朝中深负清正之名的大这会儿缄默不可是要丢人望的 ”

    她一口气把自己当初一时无措之王容劝解的那些话改头换面说了一见玉真公主果然容色稍她如释重又悄悄向王容打了个手势 。等人站起身上前在她们姊妹俩面前跪坐了下她便和颜悦色地说道:“玉你之前这些话都很有理 。可我和元元不入宫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见玉真公主的眼神一显然是从最初的急躁惊怒中回过神王容便欠了欠身说道:“尊师和观主此时此刻与其做别不如大张旗鼓地命人送东西去观德坊杜郎君宅替他送别”

    “这不是…… ”金仙公主都吃了一失声惊呼了这三个她突然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突然咀嚼出了其中滋当即笑“好一个以退为进既然是阿兄的旨我和元元身为妹又是臣自然不好违逆相争。可岭南何等苦听闻瘴气密蛮人凶既如我们就多采办些驱邪避瘴的药然后再加上那些更适合岭南之地的坚实布丝绢之类一律不就是麻葛之类…

    金仙公主既然都能触类旁通想到这玉真公主本就冰雪聪只不过关心则历经了王维被贬斥一更加敏感的她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此刻须臾就品出了如此举动的深意 。她长长吐出一口继而便点点头道:“就依照阿姊的对不如再去挑选几匹健壮的骡岭南少有大这些驮东西更管用的骡子应该比马强。总而言要让人知我姊妹二人虽则惋却也只能做这些

    见金仙公主见微知著想得周玉真公主终于回心转王容自然欣然附心里却知道这只不过是起头。等到陪着金仙公主从安国女道士观中出来上了牛才一坐她却只觉自己的手被人牢牢抓住抬头看她便发现金仙公主心有余悸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

    “亏你亏元元这人外柔内我就怕她再忍不住去和阿兄争执阿兄是天虽则我和她都是嫡亲妹可情分从来就不是永久的……”

    这些叹息感慨的王容固然沉默听心却早已飞到了别处。等到牛车回了道德坊的景龙女道士她送了金仙公主入内借口家中有些事情要处带着白姜又出了门。上了自己的牛她方才一下子松懈了刚刚始终提着的精面色也变得有几分苍白 。

    “娘子”

    睁开眼睛看到白姜满脸的忧心忡她便强笑道:“没只是之前乍闻惊讯却还得置身事外不动声这会儿没了外再装下去我也坚持不住了……好去洛阳南市的琉璃我要见几个人

    “娘子…… ”白姜却不知道之前王容陪着金仙公主去见玉真公究竟定下了什么谋犹豫许久方才嗫嚅问“杜郎君若是真的被贬去岭那他之前说的那些话……”

    “不会的。”王容用自己都有些不相信的斩钉截铁语气迸出了这三个旋即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就算是最终真的势不可那我等他便是。 ”

    白姜一时瞠目结可看到自家娘子面上分明是不容置疑的神她不禁轻轻咬了咬嘴唇:“希望杜郎君真的能逢凶化吉”

    “事在人为 。若能做的都做了仍旧不能挽那便只能求满天神佛保佑他逢凶化吉了。”

    王容撩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间人来车心里却隐隐冒出了一个念头。杜士仪封还制固然有天子措置既不合律法又不近人情的缘可应当也有和姜家四郎君姜度颇有交情的缘但是否也有眼看着张嘉贞磨刀霍因而先下手为进一步挑起事端的缘故?

    永丰坊崔宅寝堂之赵国夫人李氏和崔泰之相对而面色异常凝重 。崔俭玄得了今科河南府明经科解送的名而且名次位居前这对她来说固然是一个不小的惊可相比之前杜士仪因言获罪的消这喜讯却显得有些微弱甚至连儿子没有第一时间回来报她都顾不上理会 。然此刻这傍晚时崔泰之从尚书省回来之后便径直见所提到的事更让她呆若木鸡。

    “杜十九郎行事太过冲此等人固然容易出尽风可一旦跌却就很难有复起之机。此前张相国曾经令中书舍人苗延嗣邀请他参加右拾遗李元芝家中饮却被他拒这便是殊为不智所幸之前不曾定下婚否则九娘岂不是委屈?他家妹妹十三娘确实是聪敏能于之然则如今之她和十一郎的婚事不如暂且延后再以免别人借题发挥 ”

    沉吟良赵国夫人正要开却不防厚厚的帘子猛然间被人撞竟是满脸怒色的崔九娘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酷似崔俭玄的她此刻脸色涨得通竟是怒不可遏地说道:“阿四伯父此说简直是荒这还有什么可想的清河崔氏什么时候要沦落到看别人脸色决定自家婚事了?

    我和杜十九郎是他无我无和委屈不委屈有什么关联至于十三之前既然已经约定了婚即便只是嘴上答又岂有延后之理?四伯父口口声声张相须知他这相国也不是一辈子的相贤如姚崇宋憬也有下台的时更何况他贤明才于全都不如”

    “你……”

    崔泰之被气得险些吐可崔九娘却傲然施礼道:“四伯父这大道理侄女不敢领就此告退了

    崔九娘转身扬长而崔泰之见弟妇默不做顿时恼将上冷冷告辞离去。他一走之后不多崔五娘方才进了寝挨着母亲坐下便低声说道:“阿虽则事出突可四伯父此说决计不可。杜十九郎此阿娘应是最知道断然不会一时冲动 。此次楚国公之坊间多有人觉得冤圣人如今是正在盛怒之日后未必不会后悔。 ”

    “我也是觉得你四伯父之言太过功利。那依你之崔家应当如何? ”

    “既然阿弟已经得了解那阿娘应当立时命人前往杜高调把两家婚事定下来 。如此万一杜十九郎真要被贬岭南恶十三娘也有了归宿而以此向人表明我们家的立如此一那些本是犹豫的清正直臣若是还视若无那他们那清直刚正的名声就全都砸臭水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