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盛唐风月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画龙点睛的第二..._盛唐风月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画龙点睛的第二..._盛唐风月

作者:府天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咚咚咚——

    晨光中传来的一声声晨鼓 ,惊醒了试场中一个个睡眼惺忪的老少士子。京兆府廨位于光德坊东南隅 ,靠近安化门大街,因而这晨鼓声自然分外震耳 。然而,当有人懒洋洋打了个呵欠 ,揉着一晚上被坚硬地面硌得生疼的肩膀坐起身时,却愕然发现身旁一人不但睡得极熟,甚至还能听到打鼾的声音 。即便是在越来越多大街上的晨鼓都齐声响起 ,却依旧盖不住那一阵阵的鼾声时,他的脸色终于微妙变化了起来。

    “这杜十九郎可睡得真沉!这般鼓声竟然还酣然高卧!”

    听到他这嚷嚷,有初次应试一夜辗转未眠的不禁嘀咕道:“这四面透风的地方 ,亏他竟然能睡着!这早晚还不起,卯时就要发今日第二场的卷子了! ”

    而昨日试完,见到有医士来给杜士仪查看伤口重新上药包扎的人 ,则是低声叹道:“八月初八启程去的洛阳,然后赶在八月十三回来,即便日夜兼程 ,应该也就顶多歇过一晚上。昨夜若是及早进城 ,还能再休息一夜,结果又碰到那种匪夷所思的事,杜郎君还真是时运不济! ”

    “他要是时运不济 ,别人算什么?最终能赶上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王十三郎何等名声,这时节竟然只能在家里的养病 ,这才让人扼腕叹息!”

    “说到这个,昨夜杜郎君身上那几处外伤瞧着也怪吓人的,不会是伤势发作 ,这才昏睡不起的吧?”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了好一阵议论纷纷 。说话间,却有一人来到了杜士仪身前 ,面色凝重地伸出手去在他额头上探了一探。几乎是与此同时,他便发现手下的人轻轻一颤,随即就倏然睁开了眼睛。四目对视 ,刚刚从深沉的睡眠中骤然惊醒的杜士仪方才松弛了下来 ,而吓了一跳的张简亦是长长舒了一口气:“杜郎君可是醒了,大家还在担心你的伤势呢! ”

    “伤势不要紧,昨晚上医士诊治就已经说了 ,都是些皮肉伤,那会儿我等已经发现端倪有了提防,否则以寡敌众 ,哪里能幸免于难 。”

    杜士仪此前已经和赤毕等人完完全全对好了口供,甚至详细到一些极其琐碎的细节,因而前一天晚上几乎又是彻夜未眠。昨日的帖经对于他来说 ,并不是什么太过艰难的考验,因而这一晚上睡得犹如死人似的,倘若不是因为张简探手上来 ,他兴许就径直睡到试官蓝田县丞于奉到场的时候。坐起身之后,他便含笑对四周那些探头探脑观望的人道了声谢,等到外头有差役挑着水在外头叫卖用水 ,他便信手塞了从枕下钱囊中拿了一把钱塞给了张简 。

    “杜郎君你这是……”

    “吃食最好用自带的 ,但洗漱总不能略过吧?水井太远,我如今还是有些不方便,只能劳动张兄去买水了。 ”

    张简自从在豆卢贵妃的寿宴上露过一回脸 ,接下来在那些往日根本望之而不能入的公卿贵第行卷时,大多数无往而不利,甚至往日被人轻视的那些颂人政绩的诗赋 ,也一时被人大为嘉赏,甚至流传了开来,更不消说他还和当朝宰相宋璟以及天子李隆基一样精通羯鼓 ,这更是成了一块难得的敲门砖。他本就是颇有才华的人,一旦得到机会抓住了机会,自然便如同和氏璧遇卞和一般 。唯一不足的便是他出自江南寒素 ,囊中羞涩,尽管连月以来多得人资助,可应酬陡然增多 ,花销也为之节节高 ,进入试场之际,身上已经只剩下屈指可数的钱了,还得预备之后开销。

    因而 ,原打算在试场中忍一忍,苦苦熬过这三天的他此刻捏着那一把钱,一时脸色变幻了好一阵子 ,最终才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杜士仪分明是打算帮他,却还如此顾忌他的面子,本就心中感激的他怎能不触动?

    “既如此 ,我就去让人送水来!”

    纵使世家子弟有家奴从者随侍,也只能送到场外,所以进了试场 ,样样都要靠自己 。比如穿过老远的距离,去京兆府廨西南的水井去打水洗漱,世家子弟们谁都不乐意 ,于是方才衍生出了差役挑水来卖的勾当 。至于清贫者 ,不但要自给自足,而且还常常会遭胥吏呵斥奚落。这会儿杜士仪和张简轮流出去了一次,回来用水洗漱过后 ,就只见有人浑身湿淋淋失魂落魄地从外头进来,显见是受了一番羞辱。

    张简一时面色发白,见那人一声不吭归了自己的席位 ,他才喃喃自语地说道:“我认得那人,在河东也算名士,只是家境清贫 ,没想到……”

    一旁紧挨着杜士仪的一个士子立时嗤笑了起来:“河东名士?每年省试,名士难道不多?举天下有志于进士科的才俊一时济济一堂,可搜检之际 ,那些胥吏还不是居高临下呼来喝去犹如奴仆!而且咱们在这时节府试,是运气最好的,倘若早在七月 ,暑气未退 ,中暑是家常便饭 。至于省试就再也没有那样的运气了,不是正月就是二月,那时节在尚书省的都堂应试 ,下头只有单席,若是被泼这么一身的水,滴水成冰 ,命都会去掉半条! ”

    他每说一句,新应试的人不免面色白上一阵,而出入科场字数多的却都是面色如常。须知每年的乡贡进士名额 ,全都不但有定数,而且只一次性有效,也就是倘若在省试进士科中落第 ,明年还要再从县试府试一层层熬上来!所以,出入科场对于其中那些四五十开外的人来说,实则家常便饭。

    而张简却是直到今岁方才得到了最有希望通过京兆府试的机会 ,此刻深深吸了一口气便低声说道:“这种日子 ,我不想再过第二次!”

    “那就一块竭尽全力吧!”

    杜士仪早听卢鸿提到过这科场艰难,如此勉励了张简一句,他便打着了火 ,将那小炭炉生了起来,继而把黄米饭舀在陶器之中放在上头温着,又就着酸甜的酪浆吃了两块点心 。

    而一旁的柳惜明自然比杜士仪更熟谙金钱开道的优势。而且他预备得早 ,不但有热水洗脸,甚至还有差役给他寻来了侍婢梳头,甚至送上了两个热气腾腾的胡饼和三勒浆。还不等他吃完 ,听到外头传来了明公临场的呼喝,连忙放下了手中方才吃了一小半的早饭 。果然,须臾 ,便只见于奉在那蒙蒙晨光之中带着两个差役进了试场。

    尽管有人蓬头垢面,有人正在急急忙忙吃自己的早饭,还有人正在忙不迭地收拾昨夜过夜的那些铺盖行头 ,但于奉经历过这等科场众生相 ,只当作没看见似的。等所有考生参差不齐地行礼过后,他拱手还礼,随即便示意差役们一一发下答卷 。

    等到人人都领到了那一张早已被卷折到位的答卷 ,以及另外一卷草稿纸,他方才背着手从容说道:“今日试赋《九德赋》,以‘九德咸事 ,俊乂在官’为韵,不限用韵次序。 ”

    相比前时万年县试的那一道试赋题,今天京兆府试第二场的试赋题无疑不偏不倚。毕竟 ,《春秋左氏传》洋洋洒洒二十万字,《尚书》字数就少多了,就连起初打算向杜士仪打探出典的 ,这会儿也长舒一口气,攒眉苦思打起了腹稿 。而更多心中有底的,则是继续吃起了起头尚未来得及吃完的早餐 。

    杜士仪亦是自顾自先吃完了已经用小炭炉温热的小米粥 ,等到肚子里暖烘烘的 ,身上亦是温暖了起来,他方才凝神思量起了这一篇试赋。

    赋兴于汉,至唐依旧为文人墨客钟爱 ,入进士科第二场杂文试也是自高宗武后年间方才受到重视。而科场试赋,却不比通常习作,格式最为要紧 。如卢鸿曾对他说 ,一篇试赋,少则二百五六十字,多则六百余字 ,然而少则容易让试官觉得才尽,多则容易让人不耐烦。因而,三百五十字到四百字方才是最合适的。若要吸睛 ,则更要在结构上下足功夫 。他看过的赋谱再加上卢鸿的总结,大体结构已经分明。

    一篇三四百字的长赋,赋头为三到四对 ,能否引人阅读下去 ,这是重中之重,虽有实起虚起之分,然若说引人入胜 ,直切题意的实起自然更胜一筹;而接下来的三对,则为赋项,便如同脖子对身体是连接躯干和头的作用一样 ,赋项的作用在于承上启下;再则是赋腹,这是整篇试赋的精华所在,长达数百字 ,相形之下,赋头也好,赋项也罢 ,都只是铺垫,而这一道关正是考验士子真才实学的所在。至于赋尾四十字,则在于如何点题收尾 。尽管和后世的八股文题材不同 ,然则破题承题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今日试赋之《九德赋》 ,出自《尚书》皋陶之中所言九德,“宽而栗,柔而立 ,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 ,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 ,强而义”,而所用韵脚亦是出自同一篇文章之中。因而令全题在握的破题,自然值得花费大工夫 。

    杜士仪这一沉吟 ,便几乎到了日上中天时分。一直四下查看的于奉见他迟迟不曾落笔,心中不禁狐疑难明。然则这四处游走久了,他亦有些支撑不住 ,遂回座欣然坐下 ,等发现杜士仪突然开始磨墨,他才在一愣之后抬头对旁边差役道:“去杜十九郎身边看看,写了什么词句 ,回来保我!”

    等到那差役应声而去,他环视一眼这偌大的试场中稀稀落落的应考士子,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进士科是跃龙门 ,可即便真的轻轻一跃而过,又哪里真的会就此一片坦途!

    片刻工夫,他就看到那差役快步回来 ,等到了他身侧之际,却是低声说道:“杜郎君首句是……庸夫是利,君子维德 。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